wnba比分结果允许平局:1980年代當日本即將體驗世界第1的感覺時 美國人來了

2020-09-09 17:41 評論數:

nba比分直播球探 www.976678.live   陳言:當日本即將體驗世界第一的感覺時,美國人來了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陳言]

  近來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的打壓日益瘋狂,讓很多民眾想起上世紀下半葉的日美關系。日本紀錄片導演竹內亮在微博上寫下的一段關于1980年代的簡短回憶,引來逾10萬的點贊認同。

1980年代當日本即將體驗世界第1的感覺時 美國人來了

  上個世紀80年代末及整個90年代,筆者在日本留學、工作,目睹了日美在微電子(ME=microelectronics,微電子)領域激烈競爭的全過程。

  微電子方面大部分技術源于美國,但是是日本企業將其用于電子產品中,通過微電子技術革新,讓日本企業走過冰箱、電視等電子產品階段,進入到了錄像機、攝像機、數碼產品的新階段。這場技術革新帶來了日本經濟的全面繁榮,民眾真正體驗了世界經濟排位第二,但發展勢頭第一,極有可能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的感覺。

  即便在1989年日本股價走到了最高階段,1993年日本房地產價格進入最鼎盛時期,但人們堅信股價一定能超越1989年的最高值,土地價格絕對能越過1993年的峰值;但等了10年,到了1999年,日本民眾沒有等到股價的再度輝煌,2003年,也沒有看到土地價格有半點恢復跡象;之后又走了10年,2009年在經過美國雷曼沖擊后,股市價格已更為慘淡,2013年,土地價格在日本大部分地區依舊在下滑。

  于是有了“失落的10年”、“失落的20年”之說,現在甚至零星能夠見到“失落的30年”這樣的提法。尤其在安倍晉三榮登首相寶座,日本經濟進入戰后最長的經濟發展周期的時候,沒有人感覺到經濟上的繁榮,即便是股價、房地產價格出現回升,依然不能超越1989年及1993年的數值。

1980年代當日本即將體驗世界第1的感覺時 美國人來了

  日本技術革新的枯竭,最為明顯地表現在了其在數據經濟、IT平臺上的滯后。

  看似日本在日美微電子競爭中全面勝出,但實際上是美國從1990年代后期已開始走上建設數據革命的道路,搭建了GAFA(谷歌、蘋果、臉書及亞馬遜)IT平臺。之后,日本企業在IT平臺上與美國沒有絲毫競爭的能力,白熱化的日美微電子競爭此時銷聲匿跡。

  美國與其他國家之間在IT平臺上的競爭成為美國國家最大的關心重點,人們能看到美國對華為、抖音、微信的打擊,而這種打擊也要比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日美微電子競爭中美國動用國家力量打擊日本企業時要更為慘烈。

  到2003年從日本回中國之前,筆者在日本的大學里學習經濟學,也在大學里做過日本經濟方面的教書工作,在內閣府技術革新及技術轉讓委員會做過兩年的兼職,見了參與日美貿易談判的大臣,去企業做過大量的調查,在經濟理論學會中與日本經濟、美國經濟方面的專家學者有過十余年的交流。

  為此,面對如今形勢,筆者常思考一些問題:為什么日本經濟在微電子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后,在數據經濟面前開始止步不前?甚至到了2020年新冠病毒開始在日本肆虐后,這個國家為什么至今不肯通過數據追蹤的方式,抑制病毒的擴散,眼看著東京一城每天數百人確診,也依舊不會增加核酸(PCR)檢測,更談不上動用IT的力量?

1980年代當日本即將體驗世界第1的感覺時 美國人來了

  安倍戴的口罩小了……(資料圖/臺媒)

  一個國家有足夠的技術儲備,有充足的資本積累,不一定能夠持續從事技術革新。那些能夠吐故納新,不斷吸收外部的新技術、新人才,背后有巨大的市場支撐的國家,才最有獲得技術革新成功的條件。

  日本在微電子方面的成功,讓美國失去了挽回一局的希望,美國只好另辟蹊徑,去獲取新領域(IT平臺)的絕對霸權。在這個新領域美國絕對不準許其他國家的染指。日美在經過微電子產品的競爭后,強大的美國讓日本企業變得縮手縮腳,美國更加不遺余力地去打壓任何有可能挑戰美國IT平臺企業的背景。

  以上是本文寫在開頭的結論。

  “微電子化”的成功與日本實體經濟的發展

  研究日本經濟,分析上個世紀80、90年代的技術革新時,日本使用較多的一個詞便是“ME化(微電子化)”。

  ME化最為重要的內容包括IC(集成電路)、LSI(large scale integration,大規模集成電路)及MPU(microprocessor unit,微處理器)。進入21世紀后,IC、LSI等已經發展成今天的半導體。盛極一時的日本ME產品,到了半導體時代,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主流產品中,不論是設計還是制造,也不論是手機還是基站產品,日本在世界市場上的貢獻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該如何看日本的ME化?

  如果和美國的原創做一個比較的話,最大的特點便是IC等到了日本階段實現了超小型化,成本大規模得以降低。不僅零部件如此,日本迅速地將技術產品用在了生產過程、通訊機械上,引發了日本在金融、通訊、服務方面的巨大進步。

  1980年代末期,筆者到日本后,看到日本銀行早已經實現了在同一銀行的不同分行、不同銀行之間的取款,而當時中國基本上全靠手寫方式。光纖已經在日本社會上成為眾所周知的新技術,雖然還沒有普及,但人們已經在期待將這種技術用到生活、生產中了。

  進入1990年代,去日本的主要工廠調查時,看到的是完全沒有人工參與的IC、MPU等產品的制造;和日本的經濟官員在一起交談時,聽到的是電腦、計算機等產業振興計劃。那時筆者自己尚未見過“個人電腦”,只有計算機的概念。日本很多企業中那時幾乎所有員工人人都有了個人電腦,不論是賬務處理還是訂貨出貨,大部分實現了辦公的自動化。電腦直接進入生產生活領域,這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日本有自己的IC、MPU生產能力。

1980年代當日本即將體驗世界第1的感覺時 美國人來了

  翻閱產業史、企業史,知道日本在上個世紀50年代便已開始注目“晶體管”,在電子管之外,開發出了晶體管收音機。筆者在上碩士期間,打工一星期,用掙到的錢買下一部已經跑了六、七萬公里的舊車。自己曾在中國修過拖拉機,但在日本,買來車打開汽車前蓋,發現基本不能動手修理,大量的電子零部件附著在引擎、離合器上,如果外行亂碰,汽車就跑不好了??杉鸐E化的電子,已經相當程度地進入到了各種產品中。

  除了在產品方面大量導入ME化外,以筆者對中國企業的了解,感覺日本企業在管理體制上相當的精悍??緯ぴ諞幌咧苯庸ぷ?,人事、總務等管理部門的人,大都具有一線工作的經驗,隨時能進入現場當工人。工作之余的(生產)改善運動、自主活動讓企業經營效率不斷提升,工廠里幾乎找不到閑雜人員。工作效率之高,讓人震撼。

  彼時日本在生活方面也不斷發生著變化。1980年代末中國還沒有普及洗衣機、電冰箱、彩電,但那個時候在日本,如果想要這方面的家電,隨時可以去垃圾站找一臺拿回來用。學業上需要的電子打字機,基本上用打一個月的零工掙到的錢就能買下。如果一本書一時沒有買到,從同學那里借來,用復印機復印一本也不貴。那時日本普通人的家里開始有了傳真機,用上了激光唱盤(CD)錄音機;再以后則是有了磁帶錄像機、手機、可以錄音的CD機。要知道這些都是普通留學生靠打工就能夠得到的電子產品。

  早在1980年代,日本的空調、彩電、錄像機、CD機、車載音響、電子打字機、電腦、打印機、計算器、復印機等方面的產量全部占世界第一。在生產領域,產業機器人、CNC(數控機床)也已經相當地普及,產品設計上使用的CAD/CAM也已經在筆者去調查的工廠里廣泛應用。

  從中國到日本,讓人感觸最深的就是這些生活、生產上的ME化。大量產品能夠ME化,在于日本保有了IC、LSI、MPU等最新產品的最佳生產能力,大量價格低廉的ME零部件,已經用在了生活、生產領域。

  至于最先開發出相關產品的美國企業,這些技術主要用在了軍工領域。美國軍工強大的需求,足以讓企業賺取到充分的利潤,但日本企業將相關技術用在民間,獲得了更大的市場。低廉的ME化的生產、生活產品,讓美國企業無法與日本企業競爭,軍工之外的美國產品開始落后于日本,基本失去了和日本企業競爭的能力。

1980年代當日本即將體驗世界第1的感覺時 美國人來了

  資料圖來源:日媒

  日本向美國出口產品,同時打擊美國經濟

  日本產品實現ME化后,對外尤其是對美國的出口急速擴大,強化了日本經濟對美國的依賴,也為后來日美貿易戰埋下了伏筆。

  看日美貿易數字的變化,最能了解日本對美出口的特點。

  1980年日本對美出口總額為314億美元,到了1985年便翻番,增長到了653億美元。這里面有里根政權實行大型減稅、提升財政赤字帶來美國對外來產品需求增加,日本順便擴大了對美出口的背景,但世界上其他國家也應該有相似的機會,然而最后只有日本享受了里根經濟學的福利。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在于日本ME化的產品符合美國市場的需求。

  到了1987年,日本作為美國的最大貿易伙伴,貿易比率占了美國進口總額的36.5%,第二位是韓國5.8%,第三位西德5.6%??詞志橢廊氈駒諉攔餉持芯哂釁淥腋疚薹ū饒獾牡匚?。

  從產品上看,1988年日本生產的汽車中52.9%出口到美國,電子數據處理機為54.7%,磁帶錄像機38.1%,電視攝影機48.0%,復印機45.6%,集成電路34.5%。完全基于日本國內生產的產品,有一半出口到了美國,讓日本在國內市場之外,找到了一個巨大的新市場。等美國市場開始發生變化(貿易戰限制日本對美出口)后,通過尋找美國之外的市場,尤其是對中國市場的開拓,讓日本維持了經濟上的繁榮。

  這樣的對美出口,嚴重打擊了美國經濟,讓美國成為一個向日本提供農產品、工業原材料及能源的國家。美國也只有靠擴大農產品、原料及能源勉強減少日美間的貿易赤字。

  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出口給美國產業以極大的打擊。原本美國的半導體企業早已不能和技術革新、經營革新后的日本企業競爭。

  在民用產品方面,上個世紀70年代美國還有二十多家電視機廠家,但到了1980年代僅剩下一家。錄像機是美國企業為了監控生產線開發出來的,日本企業將其用于家庭后,大量的產品生產帶來了價格的下調,美國那些生產錄像機的企業很快就倒閉,將全部市場讓給了日本?;脖糾匆彩敲攔那肯?,但日本有了數控機床后,美國企業就基本上失去了國內的市場。

  對美出口的擴大,給日本企業帶來了繁榮,保有了充分的產品開發、市場開拓能力,愈發保有了擴大對美出口的沖動。不斷擴大的對美出口,打擊了美國的產業。美國對來自日本的產品極度不滿,在發動對日本進口產品限制的同時,在科技方面也開始著手打擊日本。

1980年代當日本即將體驗世界第1的感覺時 美國人來了

  1980年代,美國人打砸日本車(圖/AP)

  激烈的日美貿易戰及美國在IT方面的對日反擊

  日本的ME化,對美出口的劇增,對美貿易的巨額盈余(美國對日貿易赤字),嚴重打擊了美國產業,日美貿易戰爆發在即。

  早在1970年代,日本向美國大量出口汽車,特別在石油沖擊以后,日本節油的汽車在美國受到追捧,出口勢頭更加猛烈,發生了日美汽車大戰。

  到了1980年代以后,日本半導體開始成為日美貿易戰的主戰場,出現了日美“半導體摩擦”。美國半導體產業協會在1985年就根據《美國貿易法》第301條起訴日本企業,逼迫日本從1986年開始依據《日美半導體協定》,在日本半導體市場上必須按一定的比率使用美國產品,為美國半導體茍延殘喘,最后反擊日本打下了基礎。

  在機床等方面,美國同樣逼迫日本簽署《日美機床備忘錄》,給美國產業留下一絲喘氣的機會。在更多領域,如電子、通訊、醫藥品、林業、運輸機械等各個方面,日美均有相關的協議。這些協議緩和了日美貿易戰激烈程度,讓日美最終未分道揚鑣。

1980年代當日本即將體驗世界第1的感覺時 美國人來了

  簽訂《廣場協議》的五國財長

  1995到1996年,筆者在日本內閣府技術革新及技術轉讓委員會做兼職秘書,負責整理會議內容,和委員們去企業、政府那里做調查,在很多場合旁聽了參加日美貿易談判的官員、政治家對談判的回憶。

  那時媒體嚴厲批評日本政治家對美屈從,對美經濟外交無能,但見到這些政治家時,聽他們談及美國在談判中的霸道、無禮,感覺他們比媒體更對美國不滿,在事情已經過去很多年以后,談到那些交涉時,政治家們一臉嚴肅,露出了少有的憤怒。

  想得出來美國規定日本今后十年內從美國的進口總額,命令日本按美國的旨意修改國內法律,購買美國武器,嚴重侵害日本主權、體制的時候,政治家、官員是如何的敢怒不敢言。

  日本從美國賺取了大量的貿易盈余,為此日本企業希望通過對美投資來緩和美國對日本的制裁。進入1990年代以后,日企不僅在汽車一項加大對美投資,在鋼鐵、家電、半導體等領域也加大了對美投資的步伐。

  然而,筆者在1990年代多次去鋼鐵企業調查,每每聽到的是對美投資的失敗。2000年以后,包括鋼鐵產品加工在內的鋼鐵廠的對美投資全線失敗,眾多日企悄無聲息地關閉了在美工廠,退回了日本。半導體等也幾乎沒有在美國站穩。制造業方面的對美投資,除了汽車以外基本以失敗告終。

  1990年代,美國出臺了信息高速公路的概念,開始投資信息產業,一輪新的IT革命悄然升起,日本國家忙于和美國的貿易戰,企業在加速對美投資,幾乎沒有將這輪IT革命與信息革命、市場開拓聯系在一起,日本也沒有再度復制美國的IT平臺,沒有構筑能夠與GAFA抗衡的商業模式。IT平臺成為世界主流商業模式后,日本失去了與美國抗衡的經濟實力,日美汽車貿易摩擦依然如故,但兩國的摩擦僅限于此。

  當美國的主要貿易對象從日本轉為中國后,規模已經不是日美貿易戰時的總額幾百億美元,而變成了數千億美元。日美的貿易戰到了這個階段開始退回到小摩擦,不再是美國大選、媒體關心的重點。美國本身已經在IT平臺上徹底征服了日本,日本開始提數據征稅問題,向美國體制提出了挑戰。

  日美貿易戰至此黯然退場。

頭條推薦
nba比分直播球探 返回頂部
{ganrao}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一定牛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 宜安科技股票股吧 快赢481河南体彩网 辽福35选7走势图历史开奖号 中国目前最赚钱行业 配资公司配资 广东11选5官方助手下载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一 买入下跌的股票 江苏十一选五预测专家推荐 3d杀码大全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及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 快乐8软件下载 云南福彩十一选五开奖号码